笔趣阁 > 游戏小说 > 灾变卡皇 > 第二百二十七章 霸拳(求订阅)

  第228章霸拳

  奥兰遗民那群人一走,矿洞又只剩下了季寻和宫武两人。

  那些都是外人。

  他们仿佛才是主人。

  跳下崖壁,站在一片狼藉的废墟上,季寻饶有兴致地捡起了碎石中那些发光的【浑浊的战意精神力结晶】。

  别看矿洞里最不缺的就是这玩意儿,随处可见。

  但在外界,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高品质精神素材。

  而且季寻自己需求也非常大。

  毕竟他不可能一辈子待在矿洞里苦修,这些晶核就像是干粮,能让他精神力暴涨一大截。

  多多益善。

  季寻本就是随口一问,但一琢磨这语气,还真有?

  他突然意识到这个可能牵扯了什么隐秘,更是好奇了道:“我之前也遇到过一块这样的石碑。对了,您认识徐老头吗?有个外号叫‘狗王’。”

  换作旁人,这种“近战系”转“精神系”的想法简直就是找死。

  “.”

  哪怕是谈论起来,都会被牵扯。

  刚一跳入了的瞬间,季寻觉得自己就像是跳入了火山口的岩浆里。

  而且巧了。

  而且老头说的事情,补全了一个故事链最关键的一环:那就是贾为什么会潜伏在谢国忠身边!

  季寻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能让这样一个站在武道巅峰的高手如此严肃:“瘟疫?”

  宫武语气里也有淡淡的惆怅:“不能简单地说打不打得过他那领域「我即世界」非常邪门。你和他打,仿佛在和整个世界作对一样。除非实力比他高很多很多,否则我想不到任何同阶能真正杀掉他。”

  这一交流,他和宫武其实都已经看出了这石碑牵扯了太多。

  他其实也很好奇,季寻到底能看出些什么。

  指甲盖大小已经是极品了。

  不是平面的,而是一个复杂的立体符号。

  “哦。”

  他之前还担心这石碑上的内容有什么“不可描述”的污染,看了会发疯之类的后果。

  但同时,他心中也腾起了浓浓好奇,这石碑上到底记录了什么?

  他可记得当时卡特琳娜就是被徐老头领着去观摩了石碑,然后就直接领悟了魔解。

  现在知道他是十三骑士的成员,而且厉害得离谱之后,“助手”这个身份就十分耐人寻味了!

  之前季寻想不明白。

  正说怎么套点老头的压箱底武技傍身,没想他却主动提出来了。

  说着,眼前的就幻化成了一串虚影。

  季寻认真地点点头。

  十三骑士首领的「逐光者」都已经是站在卡师巅峰的存在了,竟然还出意外了?

  那他去X局到底是调查什么?

  X局里到底有什么恐怖的存在?

  他没敢说太直白。

  宫武呵呵一笑,又沉声说道:“老夫毕生所学颇杂。精通武道三百零二门套路,古武七十二技,残招无数.后闭关数十年,化繁为简,得创一门拳法。姑且取名.【霸拳】。”

  他左右看着季寻打量,似乎更惊奇:为什么你认识?

  没多久又跳上来了。

  “???”

  现在又遇到一块石碑,他抑制不住地好奇想看看,便问道:“前辈,那石碑上面写了什么?”

  “没什么。”

  季寻问出的这两位,还真都来观摩过这石碑。

  说着,他看着季寻,挑眉道:“你小子不是一直叨叨没学武技吗?想不想学点厉害的?”

  他看到的「逐光者」,是这一任的,八成就是贾!

  像是衣服的扣子,扣错了位置。

  季寻脑子里将这块拼图一补全,立刻意识到事情比预想的更严重。

  之前是看不懂的,后来JOKER魔解之后,能看懂青铜片上的部分内容了,想来也能看懂石碑。

  他还真见过!

  这不是雪花。

  这些站在巅峰的前辈,能比他自己更能准确地看出一些东西。

  也不知道眼前这老前辈知不知道。

  季寻越想越觉得扑朔迷离。

  凝聚完,他又问道:“前辈,您知道这个‘雪花符号’是什么意思吗?”

  “.”

  说着,他真怕自己忘记,连忙用指间用气凝聚成了一个雪花状态的不规则符号。

  换过来,一下子就对了。

  然后跳了下去。

  他自愿被关押去龙城总部,其实也是想暗中调查这事儿的真相。

  那张风霜刮过的蜡黄老脸上浮现了一抹思索,沉吟了片刻,也道:“好!那就带你小子下去看看。”

  季寻到处翻找,收获巨丰。

  宫武继续道:“看过石碑之后,他给我说,要去一趟X局确认一些猜想。如果回不来了,让我关照一下接任他戴上「逐光者」面具的人。还有,如果遇到有人能看到这个符号,也可以说他留下的几句话.”

  终究没说出来。

  “嗯。”

  但是宫武很清楚,这是一个不能向别人提及的话题。

  他回到了之前的话题,问道:“前辈,那石碑到底是什么,能说吗?”

  而另一边,宫武却站在了那个无底坑前,琢磨着什么。

  “哦?”

  季寻听到这话,表情却亮了起来。

  这句话一出,对面的宫武老脸一抽,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季寻:“你你还认识那家伙?”

  看到季寻投来那渴望的目光,他又补充了一句:“你别指望我。我也看不懂。古尼那家伙倒是看懂了一些,但.他说这石碑只有能看懂的人,才有资格看。”

  季寻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
  宫武听到这话,并不意外季寻想下去,但惊讶的是:“你小子还看得懂高等恶魔语?”

  四层之上,大都是些碎钻一般晶核。

  想着刚才那位奥兰新王可是下去捞了一些破碎铠甲什么的上来,说不定还有惊喜。

  这是一种站在卡师战力巅峰的气功大宗师的霸气。

  “多谢前辈。”

  宫武也觉得正常,道:“你的阶位能看到这些内容已经很不错了。”

  两人都意识到,他们说的是同一个人。

  可既然这么说,他也认真记下了。

  好在有身边的宫武庇护。

  “呵呵.也罢。”

  “哦?”

  好在之前万人死灵骑士的战斗动静大,震塌了不少岩块,里面也掉落出了不少晶核。

  听到这话,宫武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停顿了一瞬,眉头微微露出了一抹慎重,反问道:“你为什么想起问这个?”

  仅仅是看着那山巅的人姿态,季寻都觉得心头气血莫名澎湃了起来。

  这话一出,哪怕没有释放神威,他浑身上下去同样散发出了一股无形气场。

  反而单走武道一条路,会限制了潜力上限。

  “!!!”

  老头耸耸肩,回应道:“之前那些人通灵出了那些月十字骑士的英灵,现在这坑洞里的精神污染也变小了。刚下去看了看。石碑倒是能看清楚了,再往下就又什么都看不到了。探不到底。”

  很有可能就是上一任的「逐光者」去了X局调查什么,出了意外。

  或许蘑菇头只是一个十三骑士的成员,而不是那位首领?

  石碑就在脚下,季寻心中的好奇也越来越浓。

  这个职业方向确实可以提上计划。

  季寻翻了个白眼。

  季寻听着也同样表情严肃。

  原本以为能在石碑上得到什么机缘,但只有一点零碎的信息。

  毕竟徐老头身上牵扯的因果非常致命。

  有些该教的压箱底,都教一下。

  X局是中立的收容所,怎么会无缘无故来杀一个南镜?

  而且之前最后见谢国忠一面的时候,他就提过,他隐约感觉X局的内部出了什么变故。

  也就是说,只要能看懂,就能看是吧?

  交过手,当过敌人,后来是朋友。

  说着,他莫名一叹:“古尼那家伙说过,这石碑之所以用高等恶魔语记录,本就是石碑上的内容不希望被层次不够高的人看到。否则那些前人故意埋藏起来的‘历史的真相’,可能会引来大麻烦。”

  “那位前辈.”

  这一说,仿佛时间被暂停了。

  宫武也摇摇头:“不认识。”

  然后作为继承者的贾,才会继续选择卧底潜入。

  反而他看着季寻,意味深长道:“也对。小子的命格遇到了,能活也正常。”

  得到的信息非常零碎且晦涩。

  无论是认识哪一位,都感觉缘分好奇妙。

  但转念他又问起了另外一个,又道:“那您认识十三假面骑士的「逐光者」吗?”

  宫武眼皮莫名一跳,已然表明他的心思:你这小子怎么感觉什么都会点?

  “嘶”

  一瞬间,他整个人像是气球一样弹飞了起来。

  能动手解决的问题,尽量别逼逼。

  再一想之前在夏牧场遗迹,季寻自己就被X局裁判所成员追杀。

  不过【JOKER】不一样。

  当时那些人是定位“南镜的命格”而来。

  老头虽然喜欢吹牛皮。

  季寻刚做好防御,转眼就已满是暴雨般的拳头。

  一听这话,宫武的表情更古怪了。

  宫武看到这符号,瞳孔针孔般一缩。

  而是“禁忌”!

  “.”

  现在一听,好像可以试试?

  宫武双眸微微一缩,“既然你想学,那就好好学。你现在的境界领悟【霸拳】尚且差些火候。能懂多少,就学多少。不懂的,就记着,让时间去领悟.”

  这和他之前在夏牧城遗迹地宫里看到的那块一模一样。

  季寻一看这老头的表情,就知道没好事儿。

  两个月相处已经很熟悉了,季寻一听这牛皮哄哄的开场,就知道这老头要动真格的了。

  季寻若有所思。

  之前还像是一潭墨汁,一片漆黑。

  宫武表情很纠结,欲言又止。

  季寻看着人上来,好奇地问了一句:“前辈,发现什么了?”

  对手难寻。

  季寻身后小丑虚影一现,立刻就把目光落在了石碑上。

  季寻看着着实眼馋的。

  这里伫立着一块三米多高的黑色石碑。

  宫武催促道:“你小子抓紧点,我也坚持不了多久。”

  但同时脑子里也回想着刚才看到的信息,也说了出来。

  身体一轻,季寻瞬间从那种梦游般的状态中清醒,转脸疑惑地看着老头:“???”

  他猛然想到了一个可能。

  没想这时候,宫武却用从未见过的严肃表情,说道:“这个符号代表.‘瘟疫’。”

  对他这种武道家来说,权谋什么的,从来不是他要去考虑的。

  他站在深坑旁边,朝下望去。

  这举动本就很可疑。

  季寻一看他这表情,就知道事情可能不简单。

  矿坑里陷入了一片沉寂。

  季寻看着老头这表情,就知道自己怕是猜中了。

  而且显然,宫武也知道徐老头身上牵扯的因果。

  他兴致勃勃提议道:“前辈,要不您带我下去看看?”

  他以武力,睥睨天下!

  何等豪迈、何等的狂傲!

  季寻:大灾变?

  现在看来,似乎这一切疑惑的源头,都指向了石碑上的内容?

  季寻眸子一转,问道:“那位古尼前辈,厉害吗?”

  季寻一听这个陌生的名字,摇摇头,才意识到自己好像猜错了。

  这石碑确实不是他现在能看的。

  这倒也方便了季寻。

  他就像是采蘑菇一样,在森林里发现了一片蘑菇林,一朵又一朵,应接不暇。

  说到这里,宫武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画面,笑道:“不过话说回来,梅林那家伙的能力就是认知相关的.有时间你可以去试试他那能力。能提升脑域。但体验感不太好就是了。”

  等着老头说完,季寻也毫不掩饰自己的浓浓期待,拱手道:“请前辈赐教。”

  可这话题提及,宫武却像是想到什么,主动说了起来:“这是几年前,古尼看过石碑之后,给我说的”

  季寻听到这话,也走了过去。

  既然打算要出去了,也不能像是现在这样悠闲地教了。

  “嗯。”

  十三骑士的话题不是什么禁忌,宫武看着季寻,表情有些许复杂,又夹杂疑惑:“你小子还真认识古尼?”

  季寻也略微有些小失望。

  沉吟了片刻,老头这才很谨慎地说道:“是不是一个缺门牙的猥琐老者?还经常忘事儿?”

  季寻听到这描述,道:“您真认识?”

  这一想,他才想起当时除了徐老头、车二和卡特琳娜三人,当时还有一个十三假面骑士的斗篷人也去看了。

  季寻一听这话题,脑中突然像是掠过一抹闪电。

  四周的精神污染幻化成了一头头张牙舞爪的恶鬼潮水,瞬间眼前就恍惚了。

  宫武却一脸严肃道:“你小子刚才差点迷失了。”

  补全了一条故事链的同时,一个个新的断头疑问又冒了出来。

  都是一些碎片信息,听着没什么用。

  旧大陆现在到处都是一片废墟,人类禁绝,他也很好奇三千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文明覆灭级的灾难。

  季寻第一次看到贾,那个蘑菇头就是谢国忠的跟班小助手。

  可他也是真牛逼啊!

  看这造型款式,季寻心中嘀咕了一句:“果然是同款吗。”

  两人一路下行,很快就来到了一块岩台上。

  而且一听这名字就霸气外露,期待感瞬间就拉满了。

  老头倒是不意外,淡淡说道:“高等恶魔语蕴含了太多超认知的信息。看不懂其实是你自身的认知屏障在保护你。你小子学东西太专注,在这种情况下却是隐患。刚才我要不拉你,你已经疯掉了。”

  在这个世界,好奇是真的会害死人的。

  这两个月都是在练习气功的基础,窍门已经熟练掌握,后面就是需要时间去积累了。

  我才看这么一会儿,你怎么把我弄出来了?

  宫武双眼朦胧如雾,道:“我也不知道指的是什么。但我知道,能让古尼那家伙当成‘禁忌’,甚至不敢提及的存在。这符号指代的内容,必然极度危险”

  “.”

  季寻虽然不认识那“古尼”,但听到老头这一说,他也知道事态严重,果断没再继续问。

  季寻回应道,又补充了一句:“能看懂多少,看运气吧。”

  季寻听着也觉得好像真是自己猜错了。

  提到这点,宫武想到了什么,又顺着话题,道:“想看懂更多的高等恶魔语,你需要提升脑域和精神承受力。你的精神力很特别的,潜力非常高。但目前你三次进阶都是近战系,所以在这方面的表现并不特别理想也正常。以后进阶,可以考虑增加【智慧】相关途径的职业。你的恶魔印记很特别的,能承受别人无法承受的职业途径”

  那个符号很诡异,明明自己过目不忘,却时刻有种要“溜走”的感觉。

  绕是季寻全神贯注地看着,那石碑上一个个金色文字也像是游走的蝌蚪一样,到处乱跑。

  说着宫武单手一提,两人就落了下去。

  没感受到拳头触碰身体,可四周的气已然轰然炸响。

  季寻自己是下不去的,只能指望这位。

  没想这老头果断摇头,反道:“我怎么知道?”

  现在一听,思绪自动就连接在了一起。

  这老头显然也知道那“因果”。

  高等恶魔语毕竟是神明之语言,人类只能理解他认知能理解的一部分。

  他反问道:“您认识一个叫贾的人,蘑菇头,年纪比我还小一点?”

  那些“禁忌话题”,两人也没再继续聊下去。

  也没想多问。

  空气中只看到阵阵气爆涟漪。

  但在这里,核桃大小晶核的随处可见。

  宫武继续道:“我知道你想问什么。但我也不知道。‘那位’对任何人来说,都是一个解不开的谜。”

  他觉得老头说不定就知道,便直接说道:“我见过「逐光者」几次.”

  可惜矿洞越往下的岩壁越是坚硬,堪比合金,开采非常难。

  老头不止一次说过,只有实力不够才琢磨那些花里胡哨的权谋。

  季寻听到这评价,没有再继续问下去。

  这矿洞七层本就污染最严重,也产出整个矿洞品质最好的晶核。

  季寻不是第一次看到高等恶魔语,已经熟悉这种海量信息涌入大脑要烧起来的感觉。他也努力记下了自己看到的一些只言片语:“薪火城”、“坑葬六百万众”、“封印.”、“断绝污染”、“灾变源头”.

  时间仿佛只过了几息,就感受到宫武拧着他的后颈,一跃而出。

  待在矿洞的这两个月,季寻空闲的时候其实就已经薅过一遍了,他也知道岩层里有更多。

  这两个月仔细观察,宫武已经看明白了,这个序列走的不是“专一而精”,而是要走“万法皆通”的路子。

  错付了啊。

  沉寂了片刻之后,宫武脸上凝重瞬间消散,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:“也罢。反正已经闭关得差不多。也该出去看看了。”

  “.”

  “哟,炸出来好多晶核啊.”

  季寻看着这表情,知道这糟老头子没安好心,但也无比期待,掷地有声:“学!”

  “嗯。”

  比如古神、比如徐老头。

  还以为前辈您能看懂的。

  说着,他看着季寻那‘你怎么会不知道’的质疑目光,脸皮也有些挂不住,不忘解释了一句:“这石碑是高等恶魔语记录的。我又不是【博学家】途径,怎么看得懂?”

  现在却看着像是雾气弥漫,隐约能看到一座黑色方尖碑了。

  宫武明显想了想能不能说,迟疑了一瞬,这才说道:“这叫【禁墟石碑】。据说记录了导致塔伦王朝覆灭的那场‘大灾变’的秘密。还有一些目前没有破解禁忌内容.”

  堂堂奥兰新王自然不会做这种捡矿石底层人干的活儿,大概也觉得反正都是自己的矿坑,东西不会跑,气急败坏地就走了。

  宫武双眼微微一眯,继续道:“后来在此闭关,领悟神威,悟出武道真意。说是拳,实则是‘意’,也是‘气’。这【霸拳】可谓是我毕生所学精髓。”

  季寻这才从那种梦魇般的感觉中脱困而出,视野清晰了起来。

  想到这里,季寻随口问了一句:“前辈,以前是不是有人来观摩过这块石碑?”

  上次徐老头不知道因为避讳什么,没有说。

  这个世界可不是那么美好,有很多“禁忌”的话题,甚至连提及都会有致命危险。

  这种因果无关乎阶位实力,而是命格。

  想到这里,季寻脑子里不自觉冒出了一个念头:会不会那位也来看过这块石碑?

  毕竟这个矿坑已经发现很多年了。

  神威一展,形成了一个无形域场,隔绝掉了大部分污染。

  那个“古尼”确实是十三骑士的首领,但他是上一任的「逐光者」!

  而自己也没猜错。

  他看着季寻,停顿了一瞬,又道:“可以这么说,你若学会,便能以此为基础,催动一切格斗武技。”

  季寻听着幽幽看了一眼,但也心道:我就遇到好几个能看懂的了。

  而且一听这番描述,他脑子里瞬间冒出了前世的一个名词:小无相功!

  拳头大小的晶核也偶尔能见到。

  他这才意识到刚才已经发生了什么自己没察觉的危险。

  站在山顶看风景的人就那么几个,大概也相互认识。

  季寻听着也没再问。

  “一点点吧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不过他其实更好奇的是,「逐光者」是不是自己认识的蘑菇头贾。

  现在想起那个面具,现在才知道是「逐光者」。

  闻言,季寻立刻正色了起来。

  这时,季寻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什么,又道:“噢前辈,我刚才还在石碑上看到了一个咒文。大概像是这样‘’的形状。”

  又或者,这位前辈也认识徐老头?

  没来得及想明白发生了什么,耳旁就传来了余音绕梁的拳法要义的奥义:“众生皆有‘气’。我这一生都在尝试压缩咒力,凝练罡气。气非无形,也无形,如风、如电、如毁灭无相,也有相,如刃、如羽、如山岳我这拳,可崩山、裂地、摧城.可平,心中意不平!”

  这一日。

  季寻一直在天上弹飞,半天没落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