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游戏小说 > 灾变卡皇 > 第五十一章 现学塔伦古文

  季寻一路扛着两人走了一段,找到了一个几乎没有怪物的甬道角落,这才停了下来。

  放下了两人,他又拍了拍自己的老朋友。

  初九睁开了双眼,打量了四周环境,看着完全没有骷髅怪了,心中也舒了一口气:脱险了。

  果然,这家伙总算能想到办法。

  季寻看自己后衣服上浸染的黑血,随口提醒了一声:“你的伤势很重啊。”

  不是他的血,而是扛着这老朋友染上的。

  初九听着,却没有想聊这伤势的原因,只淡淡道:“嗯。”

  刚才一直在逃跑没来得及处理伤势,现在有了喘息的时间,她偏头看了看后背,然后掏出了一直药剂,倒了上去,滋滋冒着腐蚀气体。

  似乎非常疼,她的动作都僵直了一瞬。

  季寻看着她这黯然的情绪,哪里没猜到能给她背后来这么一下的,肯定是很值得信任的人。

  能让她保持这种银发状态压制的伤势,必然也伤的不轻。

  不过季寻也没什么窥人隐私的癖好。

  人愿意说,听听。

  不说,就过了。

  .......

  两人有基本的了解,也没有多说的必要。

  就这时候,那个叫南镜通灵师也醒了过来。

  她像是从噩梦中惊醒。

  刚一睁眼整个人立刻就灵巧地弹了起来,十分警觉地扫视四周。

  看着同伴初九安然无恙,南镜手里的卡牌这才放下。

  麻布斗篷在之前扛着跑路的时候就掀开了,季寻这才发现这是一個丸子头的黑发姑娘。

  防毒面具挡着看不清容貌,但听声音年纪不大,眸光灵动,想来五官也不差。

  最让人侧目的是,她的身材十分有料。

  哪怕是宽松的冒险战术服,也不能掩饰她胸前那巍峨的幅度。

  刚才季寻扛着她的时候,后背很明显感觉就像是有两块气垫,软软糯糯的。

  这是和她这可爱丸子头完全不相符合的成熟身段。

  季寻只是印象特别,倒也没什么别的心思。

  南镜仿若梦中初醒,一脸茫然地问到身边的初九,“初九姐,我们...这是在哪儿?”

  她记得刚才精神好像被攻击,然后突然就昏迷了。

  醒来就来这里了。

  初九没回应这种她也不知道的问题,只是提醒道:“小南,是这位先生救了我们。”

  “???”

  闻言,南镜一脸狐疑地看了过去,仿佛在琢磨这句话的意思:救了我们?

  这一想,仿佛断片的思绪这才重新清晰。

  对了。

  刚才在跑路啊!

  那些无穷无尽的骷髅呢?

  南镜四处看了看,发现甬道四周一头怪物都看不到。

  她眼里的疑惑瞬间变成了难以自信,真的脱险了?

  季寻看着这位通灵师小姐好像神经有点迟缓的样子,眸光带笑。

  这位通灵师小姐思绪像是还没回过神来,她那双大眼眨了又眨,把“难道我还在昏迷做梦”几个字写在了脸上。

  初九对同伴这反应慢半拍的性子也习以为常,又略显无奈地提醒了一句:“小南,你应该说声‘谢谢’的...”

  想着当初在407,自己第一次发现这家伙那让人匪夷所思的破局能力,何尝不也是这般时常一脸懵的状态。

  但话还没说完,体内伤势一阵翻涌,初九瞬间神色一变。

  虽然想强忍,但喉咙袭上来的腥辣很突然,“噗”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。

  之前收重创又一路战斗,伤势已经非常严重了。

  初九连忙运转咒力压制。

  一旁的南镜看着也神情一慌,急忙走过去帮忙处理伤势。

  ......

  没了怪物潮水威胁,危机感也暂时退去。

  南镜像是大脑这才处理完刚才的信息,一边准备着医疗工具,一边感激地朝着季寻说道:“谢谢先生刚才救了我和初九。你可以叫我南镜。”

  现在她也想明白过来了,刚才如果眼前这人真有歹意,不用做什么,她们都很危险了。

  自然不是敌人。

  说着,她又一脸歉意道:“抱歉,之前因为...所以...”

  她想说什么,但似乎又觉得被同伴出卖,那种家丑也说不出来。

  一时语塞。

  季寻也根本没放在心上,礼节性地笑笑,又自我介绍道:“季寻。”

  这对话之后,三人陷入短暂的沉默。

  南镜也来不及多说,全神贯注地处理着初九后背的伤口。她用剪刀剪开了初九后背的衣服,露出了一个拳头大小冒着黑烟的恐怖伤口。

  而季寻这才发现,自己这位老朋友的伤势比看到的更严重。

  南镜处理的伤口的手段显然专业很多,她没有粗暴地倒药剂,而是拿出了手术工具清创。

  她先生一脸谨慎地将伤口处那一块块冒着浓浓黑烟的腐肉切了下来。

  切割完,这才小心翼翼地用药水清洗了伤口。

  然后又拿出了一张绿色的卡牌,激活之后,卡牌上的绿色六芒星亮起了代表生命的绿色光芒,萦绕在伤口处。

  这时候,她这才开始小心翼翼的缝合。

  整个疗伤过程又切肉、又缝合,看着都疼。

  但初九始终一声不吭,眸光暗淡无光。

  季寻旁观了整个治疗过程。

  初九的伤势不仅仅是外伤,还有一种火系的黑暗能量侵蚀。

  处理起来非常麻烦,仅仅靠药剂完全不够。

  切下来的血肉没了寒冰咒力压制,立刻就烧成了焦炭,而那诡异黑暗火系能量甚至连手术刀都腐蚀得漆黑。

  这让南镜中途不得不换了好几把手术刀。

  即便是季寻看着也心惊肉跳。

  这诡异的伤势要换做一般人,怕是早就暴毙当场了。

  很明显,动手暗算初九的人很清楚她的冰系咒力,用上了克制手段。

  熟悉她的能力,还能偷袭...动手的是很信任的同伴啊。

  季寻想到了什么。

  但也没着急搭话。

  他闭目冥想,等她们处理好伤口。

  ......

  不多时,南镜缝合好了伤口。

  初九身上那股寒冰恶魔之力这才渐渐褪去。

  三人也没什么交流。

  季寻和初九两人倒是习惯了那种长时间不说话,都能各自安好的相处模式。

  但南镜总觉得气氛有点太冷清,她也是没忍住好奇道:“季寻先生,刚才...你是怎么让那些骷髅没追我们的?”

  季寻本没想多解释,但想着后面可能会再遇到麻烦,也说道:“骷髅怪的仇恨触发方式是理智值波动。不恐惧,不亢奋,尽量抑制波动就好了。”

  “啊?就这样?”

  南镜之前就来过这迷宫,如何不知道这点。

  但正常人怎么能完全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?

  “...”

  季寻也没想多解释的意思,自然也不会提及小丑面具。

  他信得过初九,但并不代表信得过其他人。

  初九看出了季寻不想多说,适时打断了同伴的好奇心,问道:“季寻先生,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?”

  季寻道:“等。”

  初九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跳脱的思路,思虑了一瞬,立刻会意,点点头:“嗯。”

  南镜听着初九插口,仿佛一下子就忘了自己刚才还要追问什么来着。

  一听两人聊到了接下来的安排,便竖起耳朵。

  原本还以为这位神秘的“季寻先生”会有什么细致的安排。

  但听着听着,两人的对话刚开始,就结束了?

  这位通灵师小姐瞬间觉得脑子不够用了,偏头看着初九,又看了看季寻,一双晶眸瞪大像铜铃,满脸写着大大问号。

  就这?

  等什么?

  喂喂喂...

  你们倒是说清楚啊。

  这两个家伙像是打哑谜一样,就这样不说了?

  南镜脑子里还在运转刚才的问题,也没发现自己盯得有些久了。

  季寻被这位通灵师小姐投来的欲浓浓求职目光看得也有些哭笑不得。

  初九这个同伴好像有点蠢萌蠢萌的样子。

  但想着也不奇怪。

  因为和初九有合作过,或多或少有点默契的。

  旁人跟不上那种脑回路也正常。

  刚见识了南镜的医生副职,也不算完全是拖油瓶,季寻也就多说了一句:“等曹家的人死光了再行动。不然他们在迷宫里乱窜,会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风险。”

  听到这话,南镜这才一脸恍然,呢喃自语: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三人又陷入了短暂沉默。

  这时,想到了什么,季寻也开口问道:“对了,南镜小姐,你们为什么会在迷宫里?外面的列车是伱们炸的?”

  他不知道这个问题和这次伏杀有没有什么关系,但不弄不清楚,总觉得缺少点什么。

  季寻知道这话问初九,她倒是会回答。

  但可能会触碰她不愿意提及的话题,比如被谁背刺了。

  而问这位她的同伴,显然能得到更多情报。

  季寻真很好奇,为什么她们会被牵扯进了针对总督曹家的谋杀。

  听到询问,南镜看了初九一眼,见其没说话,也就是默认可以说的。

  她直接就回应道:“不是的。炸火车的是另外一拨掠夺者。我们只是听说这趟列车上有一批医疗物资。正巧我们需要那些东西,就过来看看了。没想被卷进来了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季寻听着这才恍然。

  原来她们是除去金橡树、总督府、掠夺者三方之外的...第四方势力。

  需要大批医疗物资,也就意味着她们背后有一个大势力了。

  但这么巧,被卷进来就被同伴暗算了?

  这让季寻不免怀疑,想杀初九的人是她背后势力的自己人,而且和布局谋杀曹总督的那个幕后黑手有直接关系。

  以至于被困迷宫都还不放心,还要安排死士动手。

  季寻心道:“这么说来,初九的身份就越发特殊了啊...”

  他脑子里思绪飞转,整个阴谋的轮廓已经渐渐清晰了。

  现在一想。

  之前城里的各种传言,比如曹家手里有什么至宝,暗杀悬赏...等等消息,看着都像是有人故意散播了。

  都是为了逼的总督曹四海觉得自己在无罪城有生命之危。

  然后才有了乘坐改装的货运列车偷偷出城的计划。

  而正巧掠夺者们又得到了火车上有物资的消息,炸断了铁轨。

  再有初九这第四方势力也知道车上有医疗物资,来看情况,一并处理掉。

  一石多鸟。

  借刀杀人玩到了极致。

  全程都不用幕后人亲自露面,甚至不费一兵一卒。

  仅仅是靠几条错误的消息,就让几方势力参与进来,这手段可以说是绝妙了。

  季寻也来了兴致。

  仅仅事件的余波,都必然会让无罪城里死很多人。

  而且他总觉得,刺杀总督曹四海,好像才是这场暴风雨的开始。

  不过这和季寻都没关系。

  他喜欢热闹。

  但更喜藏在黑暗中,看别人的热闹。

  ......

  能有初九这样的高手,想来那“第四方势力”背景也不简单。

  季寻没有尝试去窥探初九两人身份的想法。

  失礼,也没必要。

  只要不是敌人,是什么都无所谓了。

  这时候,初九也怕自己那个蠢萌的同伴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,主动问道:“季寻先生,你刚才说你之前遇到【守密人】了?”

  季寻点点头:“嗯。”

  这一说,初九和南镜都投来了好奇的目光,“那是什么等级的灾厄?能解决吗?”

  提及怪物,季寻想到了之前那一瞥,心头那股让灵魂都颤栗的感觉依旧清晰。

  “很棘手。”

  他眉头微皱,又说道:“s级灾厄,不死不灭,数量还不少。非必要情况,不要考虑硬碰。”

  “...”

  初九听着这话,神情也立刻变得严肃。

  她很清楚这“很棘手”的分量。

  当初在407空间,那几头恐怖的a级灾厄都没让季寻说过一句棘手的形容词。

  但现在,他却说出来了。

  也就是说,这灾厄绝对不能力敌。

  初九又看了过去:“所以?”

  季寻明白她问了什么,回答道:“解谜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初九晶眸一转,也明白了他说了什么。

  两人对话就这样三言两语就结束了。

  一旁竖着耳朵倾听的南镜,表情又僵住了:又...又没了?

  显然,这位通灵师小姐的脑回路就没初九那么快了,也没有那种默契。

  刚听到【守密人】,她觉得自己把握住了关键点。

  嗯!

  这次自己一定要仔细听听情报。

  分析分析。

  再想想如何根据线索破解迷宫。

  然而不曾想,没听两句,又没了!

  南镜防毒面具下的表情此刻丰富极了。

  她看了一眼初九,又瞥了一眼那个和自己僵尸表情一样的家伙,心中嘀咕道:你们就不能多说几句?

  关键是...

  我没听懂啊!

  南镜觉得自己开口问,好像会显得自己很蠢的样子。

  她只能幽幽地问点其他的:“初九姐,你们怎么认识的?”

  她和初九是最亲密的伙伴,但却从来没见过季寻,也没听她说过,这就很奇怪了。

  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。

  “这...”

  初九听着本想解释一下的。

  但话到嘴边,又止住了。

  407的事儿很敏感,哪怕是最好的朋友的都说不得。

  毕竟这事儿不仅关乎她自己,还有别人的生死。

  而季寻更是没兴趣说这个话题,没打算搭理。

  但两人这一不开口,气氛就十分微妙了。

  初九看着南镜越发古怪的眸光,终于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:“季寻先生是值得信任的朋友。他救过我的命。”

  “哦?”

  南镜听着,果然就消停了很多。

  但更忍不住好奇了。

  自己没看错的话,眼前这位大概是个咒卡师学徒?

  他有什么能力能救初九?

  季寻原本是没想搭话的,但听着初九这话,也微微摇头:“初九小姐太客气了。”

  他刚才选择救人,不仅仅是因为初九“人形雷达”的作用。

  更重要也是,能力范围内,还她人情。

  季寻能内心毫无波动地开枪打爆别人的头颅,谈不上什么善辈。

  但也不薄情寡义。

  人情这东西,一旦沾染上了,不是说还了就清账了。

  就像是借钱,哪怕是还钱了,人情也还在。

  不说407空间里,没有初九季寻也活不出来。

  就是出来之后,没有初九接应,他也不可能活到现在的。

  这救命恩情,可不小。

  不过开口之后,季寻也没再多说。

  他没想在这种事情上矫情什么,转而说起了正事儿:“对了,初九小姐,那份保险箱里找到的资料还在你那儿吗?”

  “在。”

  初九很明白对方问起,就一定是需要这东西的。

  说完她便直接就将一叠资料拿了出来。

  季寻也没什么客气的,接过资料,点了灯,直接就坐着翻阅起来。

  趁着现在没事儿,他也看看是否能翻译出一些。

  毕竟从之前那本冒险者的日记里得到的情报来看,想要离开这迷宫,似乎必须要破解一个有塔伦古文的密室。

  早点熟悉一下,也有益处。

  看着他就这样翻看起那些典籍,初九没多问他要干什么。

  之前407合作的那次,季寻不止一次的做了一些起初让人看不懂的准备。

  但结果是,每一次都是破局的关键手段。

  不过嘴上虽然没多问,她心中也确实好奇,这些资料有什么用?

  还有,这可是塔伦古文,龙城的博学家不见得有几人精通,他能看懂?

  而性子直爽的南镜就没考虑那么多了,她瞥了一眼档案上那些密密麻麻的古文字,直接问道:“季寻先生,你是‘智慧序列’的卡徒?”

  “不是。”

  季寻没抬头,随口回应了一句。

  他继续翻看着资料,脑子尽可能地回想着当初在407空间里启迪翻译出来的那些内容。

  闻言,南镜诧异道:“啊...那你看得懂这些古文?”

  季寻果断摇头:“看不懂。”

  “???”

  听到这话,南镜目光明显愣了三秒。

  即便是初九也投来了十分诧异的目光。

  她虽然毫不怀疑季寻的解密能力,但这...完全看不懂资料,还拿着资料看,是什么意思?

  南镜可忍不住好奇,直接又问道:“那你这是?”

  季寻也没隐瞒,神色坦然道:“现学。”

  南镜:“...”

  初九:“...”

  听到这话,两女眼角莫名一抽。

  之前还以为他是懂塔伦古文。

  至少懂一点。

  但这临时学习,怎么看都觉得不靠谱好吗?

  初九惊异了一瞬,也明白了什么。

  应该是想回忆当初启迪提示的内容,结合起来翻译古文?

  这...好像根本不可能吧?

  但初九有种莫名的感觉,别人不可能,这家伙或许能办到。

  她挥去了那些散乱的思绪,既然自己没有破局的思路,这种事情,就交给有能力的去做了。

  初九闭目,陷入了冥想中。

  而那位通灵师小姐,目光就深深怀疑了。

  但季寻没有再理会她的意思,自顾自地仔细研究着那份资料,有过目不忘的能力,他很快就沉浸了进去。

  初九两女也没再打扰。

  这一晃,三人就在迷宫里待了整整三天。